宝武新闻

“匠心”写就不平凡的精彩 ——首届“上海工匠”提名奖宝武集团获得者的故事 [ 2017-01-06 ]
当面对钢铁生产现场的种种疑难杂症时,他们一次次“亮剑”,在将一个个难题化为无形的同时,也让自己从“门外汉”变成“老法师”,从普通员工成长为钢城工匠。首届“上海工匠”提名奖获得者宝钢发展公司许慧华、宝钢特钢杨磊、宝钢不锈方杰,都是平凡的一线员工,他们用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工匠精神写就了不平凡的“匠心”故事。

许慧华
精益求精  简单事情“精工做”

工匠对每个细节都做到了然于心。许慧华喜欢将简单的事情反复打磨,精益求精。

为灭火器登记“身份证”

不仅干活认真、精益求精,许慧华还是一个对问题不将就、不妥协的创新能手。这些年,许慧华和同事们一起搞发明创新,先后获得28项国家专利、15项技术秘密、2项先进操作法,发明成果先后29次在国际、全国及上海发明展斩获金、银、铜奖,在作业区里,他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作“小鲁班”。

“创新到处有,就看找不找。”2011年的一天,许慧华发现灭火器的点检维护中常常出现漏检的状况,这就会导致有个别过了保质期限的灭火器还在超期服役。长久以来,灭火器都靠人工来检查维护,仅仅一幢大楼里的几十台灭火器就分散在各个角落里,检查难免会有遗漏。有同事跟许慧华说,检查到位率已经做到99.9%了,这都跑断腿了,别为难自己了。

许慧华不想将就,他解决这个难题的答案是,要做到百分之百精准。但他明白,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传统方式,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果给每个灭火器做一个独特的身份证,通过电脑统一系统管理,就一劳永逸了。但在2011年,诸如二维码之类的,还属于高科技的新鲜事物,这对只有中专学历的许慧华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难题。 在一不懂技术、二没有图纸、三没有样本可借鉴的情况下,许慧华利用业余时间反复查看相关书籍、画设计图、查外国资料,不断地摸索……一天,他在超市购物,看到收银员扫码、收费,方便快捷。这让他灵机一动,灭火器的身份证能不能也采用这种办法呢?他找到单位的电脑高手,在初步想法得到“电脑达人”的肯定后,他自费买来了一台国外最先进的便携式扫码机,经过多次试验,他终于设计出了一套灭火器管理维护系统,通过现场扫码、远程传送、中央电脑统一管理,所有分散在“天南地北”的灭火器找到了“组织”,有了电脑统一集中管理。

坚定执着“创造发明”

在宝钢,有十多台二氧化碳灭火大罐,二氧化碳本身不燃烧、不助燃,是一种非常好的灭火剂。但为了减小设备的占地面积,需要对二氧化碳进行低温低压液态化储存。长期以来,这些灭火大罐像“保护神’一样守护着钢城的消防安全。

然而,这些年来,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设备已经连续运行了15年以上,到了年老多病的阶段。而且,它们或多或少都存在设计方面的先天缺陷,遇到夏季高温,这些为大罐降温的冷却系统经常发生故障,罐体内部的二氧化碳会随着温度上升而气化,超出临界值后,就会慢慢地释放,既造成浪费又污染了环境。

许慧华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道,发生冷却系统故障时,为了给设备降温,他们甚至连冰块降温的招数都用上了,厂区周边冷库的大冰块基本上被他们抢空了。一次双休日的抢修令许慧华印象深刻,驾驶员师傅为了确保设备安全,甚至把休息在家的老婆也带上,一起帮着搬运冰块,情景既感人又辛酸。也就在那时,许慧华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

于是,许慧华开始了对设备的改造研究。起初,他想采用国外成熟的双机组冷却装置进行改造,但由于原本的设备是老式的单蒸发器结构,这一先天设计缺陷也导致无法采用行业内现成的系统来改造此类老旧设备。如何能在单独的冷却系统基础上额外增加一个系统呢?这个难题一时间困扰住了许慧华。没有现成的设备,那就自己设计改造。为了更好地了解设备性能,在那个夏季的两个多月高温天里,许慧华给自己定下了坚守计划,他每天都蹲守在现场,仔细观察大罐设备的运行状态,记录下冷却系统在不同温度下的持续运行时间、停机时间、罐体压力上升和下降速度等各项参数,下了班就去网上或图书馆查找相关资料,请教制冷方面的专家。同时,许慧华还特别搭建了一个模拟试验平台,通过不断地试验与改进,在经历了一次次失败后,终于研发出了一种双压缩机系统间的平衡装置,它能使二氧化碳大罐的冷却运行有了双重的安全保障,这就如同配备双发动机的飞机拥有双重动力保障一样。这项发明成果的推广应用不仅大大降低了设备故障率,每年还为宝钢降本100多万元。

杨 磊
追求极致  “打铁”打出新天地

俗话说:“好男不当兵,好汉不打铁”。而杨磊却偏偏干上了“打铁”这一行,而且一干就是几十年。
 
 “打铁”不能使蛮力

 1987年9月,20岁的杨磊技校毕业后,踏进了宝钢特钢锻造分厂的大门,当了一名打铁工匠。

 进厂短短几年,杨磊就凭借着精湛的技术从众多操作能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厂里最年轻的锻造操作技术领军人之一。1993年,杨磊更是在锻造岗位上总结提炼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项先进操作法——《阴上阳下,正反倒角操作法》,并迅速在厂里广泛推广应用。细心的杨磊还把先进操作法的形成归纳为“五步曲”:发现缺陷、探索改进、总结提高、付诸生产、推广运用。以此为基础,杨磊在工作中不断琢磨、钻研,大胆创新,针对不同的产品和工艺需求,他先后总结推广了41项先进操作法,获得国家专利17项,一项操作法还被公司命名为“杨磊操作法”。

痴迷“打铁”乐在其中

宝钢特钢承担着我国航空航天、国防军工、核电及石油工业所需特殊钢材的生产任务,首席操作杨磊的工作就是负责锻造航空航天、国防军工这些国家重器的“ 心脏”部件。

前些年,随着宝钢特钢设备更新换代,老旧生产线淘汰,新线上马,从国外采购的3台锻压机组都是世界最先进的设备。而国外制造商只卖设备,不卖生产工艺,尤其是核电军工、航空航天所需特殊钢产品的锻造工艺更是被外商列为商业秘密,甚至是国家机密,中国完全没有成功的经验可借鉴。

一切要“从零开始”。没有成熟的生产工艺,杨磊和他的团队就一点点地去摸索。他们采集了数千个生产数据,不分昼夜地分析和研判各种排列组合,反复试验,逐项确认,凭借准确而扎实的设备参数和多年积累的经验,杨磊制订了多套生产方案,好中选优,无数次的试验之后,最终才确定最佳生产工艺。他将每一台快锻机的关键参数都铭记于心,需要时可以不用翻阅设备资料,就信手拈来。杨磊还反复琢磨,大胆创新,针对不同的特殊钢产品,他先后设计发明制作了20多件锻造工装,其中两项获国际发明展银奖,一项获国家发明银奖,9项获国家专利。同时,杨磊敢于突破当今世界最先进锻压设备设计、制造、生产禁区,在20MN、40MN快锻机上独自创造性制作镦粗工具、镦粗装置,这两项发明为企业长期增产增效作出了贡献。

合力打开技术“黑洞”

2013年,一家国家级重点科研单位要求宝钢特钢交付一批新型难变形高温合金产品。难变形高温合金是特殊钢产品谱系中的“硬度之王”和“天之骄子”,这不仅因为它用途关键,难以买到进口产品。该钢种锻造加工难度极大,可变形温度范围非常窄,让它能够发生变形的温度区间只有区区50摄氏度。如果温度过高,它就像豆腐一样,轻轻一碰,就会开裂。而一超过这个温度区间,它就变成了一个加强版的金刚石,坚硬无比。可以说,它几乎是不可能变形的,因为这个新钢种的更高一个牌号就是完全不可变形合金钢。当时,国内并没有成熟的生产工艺可以借鉴。该产品的锻造技术被业界专家称之为“黑洞”,打不开技术“黑洞”,生产就如同盲人摸象。

技术“黑洞”和硬度“黑洞”的双重叠加,让这项国家任务仿佛成了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杨磊静下心来,花费了几周的时间,吃住在厂里,对着实验料反复琢磨、试验,终于对新型钢材的性能了如指掌。甚至仅凭钢坯被锤打一瞬间发生的微小变形,他就能看出这一锤力度、频度的合理性,从而判断出接下来应该采用怎样的锻造工艺。同时,杨磊和生产、工艺技术人员组成虚拟团队进行联合攻关。在一次“头脑风暴”中,一位北方员工的一席话给了杨磊灵感:“北方人爱吃面食,到了冬天面团发酵慢时,就用棉盖在面团上保温,这样大冬天也能吃上地道的馒头。打铁跟发面有些相似,能不能也给钢铁盖上保温棉保温,延长加工的时间?”这席话瞬间点燃了团队的创新火花,金点子应运而生。于是,杨磊和团队成员把钢坯当做面团,在加工温度上动脑筋,采用预热、保温、抢温锻压等一系列非常规手段,变相增加了锻造温度区间,将原本3分钟的锻造时间硬是抢出了宝贵的5分钟时间。从而,一举打开了新钢种锻造的光明之门,难变形高温合金如期锻造成功,按时交付。钢城工匠用多年淬炼的技艺逃脱了“黑洞”的吞噬,将无可匹敌的“硬度之王”加冕在国之重器之上。 

方 杰
“痴”心不改  身不离炉眼不离钢

在宝山农村,技艺精湛的手艺人被称为匠人,而那些德高望重的匠人则被称为“匠师傅”。方杰就是一位“匠师傅”。

痴迷电工要做“匠师傅”

方杰说,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开始,他就立志要做一个“匠师傅”,这三个字是要求,是目标,更是梦想。

30年来,他一直坚持自学,不但能看懂全英文版的设备说明书,玩起程序来也是全厂数一数二的高手。他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学习,随身带一个笔记本是方杰30年来的习惯,记录电气设备故障、总结国内外电气维护方面专业知识的笔记本,方杰就记了几十本。

30年对知识的渴求和“沉浸”,让方杰自己都感觉已经到了“痴迷”的状态,这也让他也闹了许多笑话。下班乘公交经常因为“痴迷”于某个现场问题而坐过了站,在家烧饭也常常因为“沉浸”学习而把黄豆猪蹄汤烧成了碳烤猪蹄。

为了把书桌与炼钢炉对接,方杰给自己定下了任务:每天都要把自己负责的工位走一圈,现场出现任何问题马上解决,这叫作身不离炉、眼不离钢。30年来,方杰一直坚持工作在一线,工作的灵感和源泉都出自于一线。由此,他摸索总结出了一套“方氏”电气排除故障法,根据故障发生的情况,他可以从众多可能发生故障的分支中迅速找到真正的故障点,用最短的时间解决问题。同事们都说,方杰的绝活就体现在一个“快”字上面——快速处理现场故障,快速解决现场疑难杂症。迄今为止,方杰处理的现场疑难杂症及时排除率达到100%。

打破外方专家神话

2003年,不锈钢碳钢工程开工建设。该工程的设计方是钢铁领域鼎鼎大名的日本富士。在设计方案中,宝钢不锈的钢包车和别的钢包车有点不一样,它不仅能够装载钢包,而且可以将钢包翻转一定的角度,以便提高生产效率。当时,日本富士派遣了最顶级的现场调试专家亲自参与调试。在联动调试铁水预处理钢包车时,由于编码器和限位同步动作出现了偏差,造成钢包车定位问题始终无法得到有效解决。别小看这个小小的定位动作,一旦它出现偏差,会造成诸如钢包翻转等安全事故。

面对这个问题,日方调试专家们反复试验、开分析会,始终找不到解决的好办法。最后,他们不得不发邮件、打电话到日本总部求援,然而总部技术专家组反复推敲、论证,也没寻找到更好的办法。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就意味着宝钢不锈这项重点工程将不能按时投产。为此,方杰和他的同事们临危受命,接下了这个被世界顶级专家认定为“不可能解决”的任务。他们到现场实地观察,收集一线生产的实时数据,重新梳理研究外方专家设定的控制程序。最终,他们发现外方专家在程序设定中存在一个失误。就这样,日本专家三个多月没有调试好的设备,在方杰和同事们的手中,9天内解决了!

独辟蹊径破解“疑案”

2013年7月的一天,方杰突然接到电话说:炼钢现场突然发生了电极断裂“疑案”,炼钢生产已被迫停顿。方杰赶到现场时,电炉平台上已经摆了七八根折断的电极,操作室也挤满了技术人员、操作工和闻讯赶来的领导。当班操作工和电气工程师焦急地告诉方杰:几根断掉的电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电极控制系统也运行正常,但就是找不到电极断裂的原因。

专业人士都知道,电炉工作时,在电弧作用区温度高达4000℃,熔化炉料时的内部反应极其复杂,真正的故障原因如幽灵一般隐藏在黑暗处,要在短时间内破解电极断裂“疑案”,难度几乎等于福尔摩斯探案。

方杰站在炉沿上向炉内看,发现电极已经将炉料烧穿了三个井,但是这些井都不深,在井的底部有黑乎乎几大块废钢。方杰向操作工询问了具体细节后,仔细分析,准确判断出这些大块头的废钢就是导致电极折断的“真凶”。方杰解释说,正常情况下,电弧炉冶炼时电极和废钢之间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正常情况下才会触碰,这次就是不正常情况,因此电极断掉了。

找到原因后,方杰独辟蹊径,他让操作工在炉料表面特别是三个电极的周边添加一些导电性能好的轻薄料,同时修改提高了电极触碰低导电材料自动上升的灵敏度,正是这个不走寻常路的解决方案,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解了这一电板断裂“疑案”。


 

信息来源: 宝武新闻中心